Sat June 16, 2018
广告
现在无法连接! 重试

将新闻添加到主屏幕轻点以启动您的浏览器菜单,然后选择“添加到主屏幕”来固定新闻网络应用程序

得到它了!

将“新闻”添加到主屏幕轻点以启动浏览器菜单,然后选择“添加到主屏幕”以固定新闻网络应用程序。

得到它了!

意见

June 13, 2018

分享

广告

停止边界分离

停止边界分离

2017年10月至2018年4月,700名儿童在边境与父母分居。这些孩子中有一百人不到四岁。这些孩子经常没有辩护律师或律师,甚至可能没有任何能讲他们的语言的成年人的存在,就被带入拘留中心。

我们希望你想象一下,对于一个孩子来说这可能是什么样子:逃离你称之为家的地方,因为呆在那里并不安全,然后踏上一个危险的旅程到一个未知的目的地,只能被剥离你的唯一安全感,不知道刚刚发生了什么,或者你是否再次见到你的家人。你做这件事的唯一方法就是做孩子的事情:为了安全起见,他们靠近成年人。

似乎很清楚,在我们的边界制定零容忍政策的成年人不记得成为一个孩子是什么样子。我们中有多少人对父母的记忆突然在杂货店消失,我们感到的暂时的恐惧?这些孩子们不仅在边境遭遇的恐怖不仅仅是暂时的,而且他们无法知道他们是否以及何时再次见到父母。

由于特朗普政府捍卫这项分离政策,因此没有提及这对儿童本身造成的影响。看来,为这个政策辩护的唯一方法是完全脱离以下一个或两个现实:这些都是儿童;孩子们受到他们遭遇的事情的影响。

从数十年的研究和直接的临床经验来看,我们知道中断依恋的影响不仅表现在分离时压倒性的恐惧和恐慌,而且很可能这些孩子的行为,心理,人际关系和认知轨迹也将受到影响。

部分由卫生与公众服务部资助的国家儿童创伤应激网络指出,儿童可能会在与父母分离后制定创伤后应对措施,并特别将移民和父母驱逐出境列为潜在创伤性离异的情况。假装失散的孩子不会长期沉浸在他们心中的这种创伤经历的碎片中,而是忽视了我们对儿童发育,大脑和创伤的一切了解。

我们发现自己又一次发现自己有一天会说出“我们怎么能让这种事情发生?”我们不能忘记,有一种将孩子与父母分开的历史:在奴隶拍卖期间;在美国印第安人的强迫同化过程中;并在大屠杀期间。这些野蛮的污点在我们的历史上的回荡今天仍然感受到,这些原始的受害者的后代将继承这些创伤的世代相传。

试图争辩说,这种在边界把孩子从父母手中剥夺的政策与奴隶制,强制同化时期对儿童的系统性创伤有所不同,而大屠杀则是无视历史。以某种方式说服我们自己,这种对儿童的系统性创伤与这些儿童的生活没有关系,对我国遗产的影响不会生活在另一个宇宙中。而不关心这些政策对这些孩子的影响就是屈服于人类最大的潜力。

本文摘自:“阻止父母与孩子分开边界!”

礼貌:Counterpunch.org

广告
广告
广告